别具风味的年宵品——白糍

发布:admin 来源:本站 日期:2018年06月21日 阅读:

 

    白糍是广宁别具风味的年宵食品。这种食品产生于什么朝代,尚待查考。但由于它类似于中原的年糕,因而可作这样的推测:白糍是中原华胄南移广东时带到广宁的。
    白糍的做法很简单:把糯米蒸熟,放进碓臼里用手杵(也有用脚杵的)舂成又粘又韧的糍团,再用手捏成一小团一小团,放到糕盆里压成大饼状,涂上一层用生油煮熔的蜂蜡,然后每五六个一叠摆在簸箕上凉干。两三天之后。这糍饼便变得硬梆梆的,把它放进水缸或水盆里用清水泡着,每隔十天八天换一次水,可以保存两三个月不变质。什么时候吃就从水中捞起来,用清水洗净后泡制。泡制方法多种多样,有煎白糍、煮白糍,有鸡蛋白糍、豆粉白糍、纹笋白糍,还有芥菜煮白糍,据说芥菜煮白糍不但香脆可口,而且有清凉解毒之功效。但群众中的吃食方法多数是把白糍放到锅里煎,直煎到两面脆中间软,再用锅铲切成小块上碟,或蘸酱油或蘸糖浆吃,其中最高级的吃法是上碟前淋上葱花蛋液。
    广宁白糍虽是很有特色的传统食品,但名点心的花名册中却找不到它,外乡人拿着往往不知怎样吃法。为什么广宁农村人人爱舂白滋?看来不仅是为了吃,更重要的是为了舂糍的欢乐,这是外乡人所不能理解的。
    年近岁晚,人们便自然地互相谈论舂多少白糍,并纷纷洗净蒸糯米用的木蒸笼和碓臼、手杵,提早把各项事宜准备就绪。一到除夕前一两天,咚咚的碓声就此起彼伏。一般是两三家人合作,半夜里便老老少少一齐起床。蒸糯米饭和搓糍饼是妇女们干的,老人负责烧火。拿手杵的自然是青壮年男子,开始舂白糍时,两人面对面站着,两条手杵一上一下,粘性很强的糯米饭越舂越粘韧,粘住手杵,因而也越舂越吃力,即使是春寒料峭,也弄得满头大汗,能一口气舂四五臼的,自然受到人们的称赞。孩子们在一边看着,待第一臼舂好,就一人扯一大团吃,吃不完就搓着玩,玩腻了便塞进墙壁砖缝。人们爱惜粮食,但这时却笑嘻嘻的任孩子们作贱,并以白糍大把,吃到有剩塞墙窿为荣,即使性情躁暴的人,到舂白糍这天,也会变得温顺和气,平时难得开心的人,此时脸上也会现出笑容。从前衡量一家人的贫富、衡量年景的好坏,就看其舂白糍的多少,过年不舂白糍是被人看不起的,春节后人们每天以它作早点,家底厚的人家,直吃到清明,白糍缸还不空呢!(来自《广宁文史》)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