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宁竹乡茶俗拾趣(上)

发布:xxzx 来源:广宁县地情网 日期:2018年02月06日 阅读:

中国是茶之国,中国人爱茶,一生离不开茶。而自古以来,中国茶香就不断飘向全世界,令大多数的“地球村民”着迷,如今,在众多的外国航班上,会有不同肤色的空姐端着个饮料盘子,叫着“chinese  tea(中国茶)”从乘客身边走过。有国外美食家企图从舌尖上去认识泱泱大中华,觉得对中国人口味分布的理解,仅用“南甜北咸东酸西辣”八个字来概括,实在是太肤浅了!同样,热衷于研究饮食文化的学者们更发现“chinese  tea”博大精深,中国各省市县的喝茶习俗也是千差万别的,十分耐人寻味。

竹乡广宁是一个产茶叶的县,茶叶栽培历史悠久,有数字统计,在晚晴光绪年间,广宁县每年外销清远、广州等地的茶叶有500多吨;民国15年到民国18年(1926——1929),广宁县茶叶栽培面积41030亩。到改革开放后,广宁茶商踪迹遍布神州大地,仅广州芳村茶叶批发市场就有广宁茶叶商行1300多家,6000多广宁人在那里做茶叶生意!

千百年来,广宁竹乡人都是喝着各种各样的茶长大的,只是,男女老少不同的人喝着不同的茶,并且有不同的喝法。

《红楼梦》里写栊翠庵的尼姑妙玉请宝玉、黛玉、宝钗喝茶时,妙玉取笑想喝一大盏的宝玉说:“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驴了。你吃这一海便成什么?”乡人喝茶当然没有“十世修行”的妙玉那种境界,甚至对于茶楼上的“一盅两件”,也已属“奢侈享受”,大多数乡人既无此闲时,更无此闲钱。乡人喝茶,不是为了解渴便是为了保健却病进行“茶疗”。

孩子渴了通常让他喝什么?除了开水便是饭汤。乡人煮饭用的是木盖铁锅,水和米同时下锅,放的水宁多莫少,水少了做出来的饭不是生就是焦。饭煮开了就拿个木勺进行“滤饭”把多余的水舀出来倒进盆里就是饭汤,这饭汤既好喝又营养,孩子喝不完大人来喝,再喝不完就喂猪,绝不会浪费掉;孩子发烧了,现在城里的父母们急急忙忙把孩子抱去医院打吊针,可“吓坏宝宝”了!有不打吊针去看中医的,可是中药好苦,左哄右哄做一大通思想工作,孩子就是不肯喝!乡下人却不这么干,屋前屋后长着青皮竹,去扯一把竹芯(竹嫩叶苞)回来煲一碗竹芯茶给他喝。这新鲜的竹芯茶口感特别好,有点像甘蔗汁,只是不甜而已,孩子爱喝,甚至没有病的孩子也喜欢喝,一天喝上两三碗,病也就好了。有“大热症”高烧不退的,乡人便让孩子喝“竹滴水”。把生长着的一杆竹子弯下来,将竹稍尾砍掉,在刀削口处套上一个瓶子,一个晚上下来,从竹子身上滴出来的水会装满了一瓶子。这“竹滴水”在《本草纲目》里称做竹沥,曰:“竹沥味甘,大寒,无毒。治暴中风风痹,胸中大热,止烦闷,消渗渴,劳复,养血清痰”,中华药典都这么记载了,国人都知道“竹滴水”使得;孩子得了一种眼病,乡人称之为“发湿眼”,也有些地方叫“风火眼”,眼睛红红的,眼屎多得黏糊糊的睁不开眼,大人赶快采回桑枝叶煲茶,这桑枝茶除了给孩子喝,还用来给孩子洗眼睛,不出两天,眼病就好了!神奇不?从前乡人不知道幼儿园何物,孩子们一整天在村里村外巷头巷尾追逐蹦跶,一通疯玩后渴了,跑回家中捧起茶壶,嘴巴衔着壶嘴猛吮,壶里没有茶水了,就拿起木勺舀起水缸里的生水“咕咕咕”一通海喝。有些个体弱的孩子喝了生水受不了,哭着喊肚子疼,母亲连忙抓一把大米放进锅里炒黄了,点一把火把炒米烧成炭,然后放水进锅里煮一碗“米炭茶”让孩子喝下去,没多久孩子不哭了,这疗效还挺不错呢!孩子面黄肌瘦,是得疳积了,家长到屋边掀开一块断砖头破瓦片,底下会发现有许多白中泛蓝的、黄豆大小的、平时小孩子喜欢捉来玩的多足小昆虫,乡人称之为“地猪仔”,捉一些回去,摆在瓦片上放进灶膛里烤脆,然后放锅里煮一碗茶让孩子喝,连续喝上几天,也能够取得满意的效果;细心的母亲看到嘴唇红彤彤的,显“热气”了,赶快到村子外山路旁挖两棵“草鞋婆”(地胆头)回来煲凉茶,邻居婶娘知道了,说:“你家煲了草鞋婆呀?给一碗让我那只马骝(猴子,乡人对自家孩子的戏称)饮,他也有点热气了,整晚听到他说梦话”;闻到孩子口气臭,就知道该叫他喝“祛湿茶”了,于是煲萝卜婆(萝卜长到开花结果成熟了,拔回来取出籽来做种子后,连头带枝叶晒干的整株萝卜)、或者煲鸡骨草,嘿,顺便提一下这鸡骨草,基本上全广东的人都知道它是“清肝明目,健脾祛湿”的最佳凉茶之一,可乡人认为,全世界最好的鸡骨草是广宁的鸡骨草!因为众所周知鸡骨草不是独立生长的,是喜欢缠绕着树干而生,可有些树是有毒的呀,严重影响其药性。而广宁鸡骨草是缠绕着山上青皮竹生长的,乡人不叫它鸡骨草,叫“连竹藤”, 青皮竹本身就清肝明目嘛,所以广宁鸡骨草的药性是“锦上添花”!众多旅游团来到广宁,客人都抢购鸡骨草哩!乡人就有这么多的“民间验方”,而且,谁家煲了萝卜婆、鸡骨草、竹芯茶、桑枝叶等等,往往会引来多家孩子一起喝······人说乡下的孩子容易养,比城里孩子健壮,看来跟这“茶疗”不无关系。

孩子长大了,上学了,也跟着大人一样喝茶了,山里路边野生的茶多的是,想喝,去采就是。乡下最多人喝的是野山楂树叶茶,笔者小时候经常上屋后山那棵高高的山楂树下,捡那些掉下来的落叶,拿回家去泡茶,几兄弟渴了都喝它。野生的茶还有野甘菊、葫芦茶、猪屎豆(决明子)、老糠藤······有些乡人去砍一些鸭脚木枝叶回来晒至半干,然后放进瓦缸、木箱里去盖住了,或者摆在簸箕上用另一个簸箕盖住,不久,枝叶上会长出越来越多的虫子,两三个月时间内,这些虫子就会把鸭脚木叶子吃个精光,然后拉出来的屎铺满了缸底箱底,乡人称之为“虫汶屎”,“虫汶屎”倒出来,筛去叶梗,晾干了用来泡茶喝,微苦之中带甘,口感很不错,而且保持了鸭脚木清热解毒、祛湿消滞的草药功效,还有别出心裁的乡人在鸭脚木枝叶里加一些气味芳香、有驱风行气功效的五指藤芥,使“虫汶屎”茶口感更好呢!“虫汶屎”传进城里,大受茶客欢迎,精明的茶叶小商贩便投其所好,到乡村里去收购“虫汶屎”放到店铺去售卖,“虫汶屎”到了县城里成为商品后被改名为“虫屎茶”。

妇女们多怕胃寒,解渴多喝开水,偶尔喝些性平和或者偏温的茶,她们喜欢把高粱米、狗尾黍、鸭跶黍、小麦等谷物类炒了用来泡茶喝,这些炒谷物泡的茶又香又暖胃,特别受那些生了孩子的妈妈们钟爱。而广宁北部山村客家人制作的擂茶却是男女老少都爱喝的,把花生、黄豆、大米炒香了,加上嫩茶叶芽或者鱼腥菜等草药叶片,放进擂臼里用短木手杵擂成糊状便大功告成,要喝,用汤匙舀一点放入碗里,开水一冲,茶香袭人,品之甘醇可口。一次制作出来的“茶糊”并不是一下子能喝完的,将之放进瓦罐中储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来客人了,冲一碗奉上,十分体面;干活回来,冲一碗解渴,非常享受;口味重的,在吃饭前冲一碗加盐、加芫荽葱花的“擂汤”,这味道之美令人叫绝!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