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话之三

发布:xxzx 来源:广宁地情网 日期:2017年05月28日 阅读:

广宁农运史话之三

一九二五年二月,由于广宁县农民协会取得减租胜利,农民协会的声威大振。前段地主民团进攻时被毁的农民协会,或怕地主民团势力而停止活动的农民协会,也重新恢复了活动。原来未有建立农协组织的地方,亦逐步建立。不儿,全县共有25个区,239个乡建立了农协机构,入会人赞达66.122人。

各地农协组织的纷纷恢复和建立,推动了全县农民运动的深入开展。在这大好时机,县农民协会领导各区乡农协机构认真做好以下工作,以巩固农民运动的成果。(1)召开广宁县第二次全县代表大会,总结一年来广宁农民运动的经验与问题,选举县农协第二届执行委员会,薛六、杨进弟、陈耀楚、胡贤、刘洪、王德球、欧秀庸、陈伯贤、高树南、邓汉香、李万、高玉山等当选为执委。薛六为委员长,杨进弟为副委员长,陈耀楚为秘书长。(2)藉改组国民党广宁县党部之际,中共广宁支部书记选派在农民运动期间斗争坚决,工作卓越的一些中共党员参加民国党广宁县党部的领导工作,以推动广宁农民运动。被选派至国民党广宁县党部参加领导工作的中共党员是:王世禄(党部秘书)、谭鸿机(组织部长)、高玉山(农民部长)、李万(宣传部长)、孔令淦(青年部长)、冯汝骥(工人部长)。县农协还派张振耀任国民党广宁党部商民部长。(3)推行若干项社会改革,如统一减租标准为“三、七”计,即减三交七,废除大斗收租,使用县农协制定的“农会正斗”,废除田信鸡、田信肉等;建立农民学校,解决农民子女读书困难,建立农村消费合作社,实行禁烟(鸦片)禁赌,倡导男女平等,解放妇女等。

地方阶级是不甘心失败的,对广宁重新掀起的农民运动十分仇视。千方百计加以破坏和抵制,进而继续武力镇压。是年七月,北部江屯地区的地主民团五百余人进攻六区(江屯)农民协会“当铺”会所。农协职员、农军一百余人坚守五天四夜后被陷,农军四十余人伤亡,会所被毁。当时,县农民协会虽及时报告县长蔡鹤鹏及驻军第三师莫国华,但遭拒之不理,后报告省府,以省农民协会名义发出宣言,声讨广宁地主阶级的反动罪行。

六区农民协会遭难,只是地主阶级用武力镇压农民运动的先声,在李济源、陆小逢、冯思泰等人策划下,三、七、八区地主民团合谋联联剿,南街陈广济曾用武力到带洞收取十足田租。地主阶级为了反对减租,在李济源、陆少逢二人策划下,各区地主、劣绅在罗锅开会,决定收罗李的残部及土匪二百人集中罗锅。一场新的减租与反减租的斗争即将在广宁大地展开。

为巩固广宁农民运动的成果和保护农民协会减租工作的进行,彭湃于此时再次到广宁指导广宁农民运动,中共广东省委同时指派叶浩秀到广宁任县委书记,以加强对广宁农民运动的领导。广宁的党团组织也加强秘密活动,宣传、发动群众,与地主阶级作斗争。在彭湃协助下,在中共广宁县委、社会主义青年团广宁地区委员会的领导下,农民运动继续深入开展,参会农户在增加,农民自卫军在发展。这时,脱产的农民自卫军已有五百人,不脱产的后备队有一万余人。农民自卫军为保护农民运动,于一九二六年三月中旬出发至东乡,清剿盘踞在上游槟榔岗、下游荔洞口的地主武装及土匪,取得了预定的胜利。是月下旬,农军出动五百人,配合来广宁肃匪徒纷纷逃窜,使河道畅通,广大农民欢欣鼓舞。广宁农民运动继续发展,至是年五月初省召开的二次农民代表大会期间公布的数字统计,广宁农会会员人数达到六万六千一百二十二人,占全省农会会员数的10.5%

但是,由于在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上,蒋介石以整理党务案为由,采取“限共、制共”方针,全省农民运动形势恶化。国民党地方官员、地主阶级发动了对农民运动的进攻。广宁的反动派攻击广宁农会是土匪窝,说什么“广宁土匪多皆因农会”。原来已经溃散的地主武装重新集结,并配合国民党反动派的军队公然袭击农会。从此,广宁的农民运动转入低潮。是年冬,在省的协助下,虽然成立了农军模范队训练农军,大大提高农军的素质,各区农军坚持分散活动,但由于国民党在右派的控制下,两党合作遭破坏。尤其是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叛变后,各地共产党员、农会领导不少人遭捕杀。四月十六日,广宁县县长宁一白派出武装镇压农会。从此,广宁农会被迫解散,农会领导人被杀害的不少。幸免捕杀的则隐蔽下来,或转外地工作,等待时机。结果于一九二八年二月爆发了螺岗暴动,以农会骨干欧姣为首的农民赤卫军,在中共广宁县委书记黄学增、罗国杰的领导下,一举攻陷由国民党军控制的螺岗圩,并于当天召开大会上宣布广宁苏维埃政府委员会成立。这是广宁农民运动的伟大胜利,是中国共产党在广宁所点燃的革命火种熊熊燃烧。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