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话之二

发布:xxzx 来源:广宁地情网 日期:2017年05月09日 阅读:

广宁农运史话之二

  一九二四年十月十日广宁县农民协会成立后,广宁农民运动出现了新的局面,即农民与地主围绕“减租”与“收十足田租”的尖锐斗争。

 广宁农民协会成立适值秋民季节。这一年,由于收成不好,农民将面临困境。县农民协会根据农民要田主减租的强烈要求,议决了“减租”案,以体现农民协会为维护农民利益之宗旨。为了“减租”运动的展开,县农民协会除了现定已建立区、乡农民协会的地方进行“减租”外,还议订了一些具体的细节,如“二七、七五”或“三七”减租,进行减租的地方,田主不准另批田,佃农不得争夺地主的批耕田;废除田信鸡、肉、来及取消“大斗”等等。为了让地主明白“减租”情由,广宁县农民协会曾先后发表三次《减租宣言》。但是,地主阶级对农民协会提出减租的合理要求,深恶痛绝,迫不及待地进行反扑。潭布、江屯、扶溪、县城东南和蚌溪等地的地主,相继召开“保产大会”公开与县农民协会对抗。扬言:“有田主无农会,有农会必攻破”,并张贴长红告白,恐哧佃农,说什么:“收谷时配备武器,不承认升合抽交农会”,“武装收取十足出租”。为了与农会对抗,地主们还成立一个“业主维持会”,由田主接每石租抽出二毫钱作“业主维持会”经费。地主们利用这笔钱买枪、雇人,组成有四百余人的武装民团,并不惜巨资收买原广宁县长李济源残部四百余人。地主们有八百余武装民团后,自以为可以把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压下去,反动气焰嚣张至极。

 为了对付地主阶级的反扑,保卫农会、保护农民利益,广宁县农民协会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首先以广宁县农民协会的名义向广东省署和国民党中央农民部报告广宁地主阶级使用暴力威迫农会,破坏农民运动的详情,恳请省署派军队来宁保护农会;派员到广宁县署,请求县长蔡鹤鹏出面解除地主成立的武装民团、保护农会。此外,县农民协会还把执委会办事机关和农民自卫军军部从县城迁至地主攻击目标明显的潭布石咀,并命令柯木咀、螺岗、石咀、江头(今四会黄田)等区乡农会农民自卫军集结石咀,进行戒备。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潭布置主民团公然袭击古楼营农协会(幸古楼营农协会有所准备)。接着又派民团百余人进袭社岗;螺岗地主民团实行“武装收取十足田租”。适于此时,中央农民部特派彭湃、郑千里到广宁指导农民运动反抗地主的武装镇压。在彭湃同志的关怀下,实行了下述之行动:甲、受廖仲恺先生亲自签发孙大元帅府命令来宁支援广宁农运的铁甲车队于十二月即到达广宁进驻社岗。铁甲车队的到来,大长了农民的斗争志气;乙、组织农民请愿队赴县城向县长请愿,争取县长支持农会。由彭湃、周其鉴、罗国杰、陈伯忠亲自率领五百人的请愿队从集结柯木出发,浩浩荡荡直抵县城县署门前列队,后由彭湃、陈伯忠二人率部分农民代表入县署面见县长蔡鹤鹏。蔡县长虽然坚持维护地主利益立场,但在农民代表和彭湃同志的严词驳斥下,不得不答允农民代表提出的“解散业主维持会”、“解除地主武装”、“缉拿祸首江汉英、江淮英”等几项请愿条件。丙、争取粤三师官兵支持农会、或站在中立立场,减少农会的压力。通过在社岗举行兵民联欢会,通过农民向粤三师官兵送“革命糍”,有效地取得了三师官兵的同情;丁、抵制卫士队长卢振卿的倒行逆施,恳请省署撤换卫士队队长。省署为了迅速解决广宁农会遭地方武装袭击案,在铁甲车队来宁后不久,又派大元帅府卫士队一百余人到广宁,协助农会反抗地主武装镇压。卫士队队长卢振卿是国民党右派,他到广宁后,违抗省署指令,秘密勾结广宁地主劣绅,从中作梗农会,还明目张胆地撤销武装步哨。命令铁甲车队,农民自卫军,停止武装反击地主。因此,广宁地主反动气焰嚣张,镇压农民的行动更加疯狂了,例如,江屯地主武装五十人开赴潭布、扩大潭布地主袭击农会势力。设在柯木的二区区农会会所被毁,劫走农会印章三枚,土枪五支;木古塘、螺岗、黄京坑、水声乡、赛洞乡等乡农会也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鉴于如此情况,广宁县农民自卫军军部发表声明,“农军只受县农会命令”,对卢振卿的命令拒不执行。同时,县农会将详情通报全国各地团体、报馆,强烈控诉卢振卿勾结地主劣绅破坏农民运动罪行;由彭湃同志亲往省署,向省、中央农民部报告,请求迅速撤换卢振卿。由于卢振卿的行为严重违反省署指令,廖仲恺先生以广东省革命政府名义发出第十四号元帅令,着卫士队队长卢振卿把卫士队指挥权交给第一连连长谢星继,速即回省报告。此令一到广宁,卫士队就改由一连连长谢星继统领。由于谢星继同情农会,他指挥下的卫士队与铁甲车队一起切实帮助广宁农会反抗地主武装。广宁农民经过两三个月的斗争,终于取得攻陷广宁地主武装民团代表,潭布地主江汉英、江淮英的反动堡垒——旱楼,迫使地主放下武器,同意减租的胜利。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